許

台灣大學人類學系|許紓晨

許紓晨| 112學測 南崁高中 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系

如果青春是一本未完待續的遊記,那麼青春的開頭肯定是一場場轟轟烈烈的旅程,回憶起步入國中時的我,不免留下的評價是魯莽、是一股腦對未知充滿期待,漫無目的前行,也許是天註定,或許是命運使然,懵懵懂懂踏入青春領地的我,被會考這無情的考官宣判1A的刑期,疼痛文學也就此打開了序幕,帶我走向一條未知的旅途—南崁高中。

如果說初入新校的小高一是一年自我治癒的疼痛期、那麼後面跌跌撞撞的旅途就可謂逆境生長的成長期,剛開始時,我對自己毫無期待,行屍走肉般,得過且過,單單給自己訂一個安於現狀的標準,僅此足矣,從未想過,也許自己有無限可能,擁有更不一般的人生軌跡。直到高二那年迎來了我旅途的轉機,班導發給每個人在校的百分比,當下的我才赫然發現自己有一絲絲可能的機會用繁星計畫,兼顧在校成績及學測分數進入理想的大學就讀,或許醒悟的時間有些晚,但人們總說:「大器晚成」,也許經過這一整年的千錘百鍊,我也能逆風翻盤、破繭成蝶呀!懷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,毅然決然投入了與日夜爭分奪秒、挑燈夜戰的戰場,在日月的洗禮下,我才更能體會到,席慕蓉曾言:「人生像攀登一座山,而找山尋路,卻是一種學習的過程,應當在這過程中,學習篤定、冷靜,學習如何從慌亂中找到生機」的道理,如果會考是我跌入谷底攀登的起點,那麼找尋生機的攀爬過程便是我學習努力上進、逆境生長的養分,或許這一次結果會不一樣。

很慶幸,三年後的自己涅槃重生,常打趣的說:「上台大有70%是運氣,剩下30%是努力」,一路上,高山顛簸、低谷險峻,那只有自己才能懂得辛酸,只能獨留在青春的路上。三年是個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的時光,要感謝所有教過我的老師,伴我走過一路的坎坷,謝謝祐寧,常常會抽出時間幫大家解數學題;謝謝Amber以及宛妤,每次都要批改成山成堆的作文,還要播空幫我們檢討,最後要感謝千雯,常常不分早晚的,陪我們一同努力,盡量滿足我們的需求,最後更想謝謝自己,熬過了風雨,迎來了雨過天晴,青春的故事仍在這未完待續、未來可期。

社群分享按鈕: